海南三亚:湖北百余名滞留旅客包机返程
来源:海南三亚:湖北百余名滞留旅客包机返程发稿时间:2020-04-03 06:18:23


值得注意的是,猫和狗与人类有密切接触,因此研究团队认为,除了雪貂这样的实验室动物,了解常伴人类生活的家养动物对新冠病毒的易感性对于COVID-19的控制很重要。

第6天实施安乐死的2只亚成年家猫中,鼻骨、软腭和扁桃体中均检测到了病毒RNA,其中一只的气管,以及另一只的小肠中也分别检测到病毒RNA。然而,这两只猫的任何肺样本中都没有检测到病毒RNA。

C接种F13-E和DCTan-H的雪貂脏器或组织中的病毒滴度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这项研究中使用的猫对新冠病毒高度易感,研究团队强调,对猫新冠病毒的监测应被视为消除目前COVID-19流行的一种辅助手段。

接种F13-E(E)和CTan-H(F)的雪貂洗鼻洗液中的病毒RNA。接种F13-E(G)和CTan-H(H)的雪貂鼻洗液中的病毒滴度。

研究团队认为,这些结果表明,新冠病毒可以在雪貂的上呼吸道复制,但没有检测到在其他组织中的复制。

新冠病毒在雪貂体内复制。接种F13-E病毒或CTan-H病毒的雪貂于第13天实施安乐死,收集其器官和组织进行病毒RNA检测。

在病毒传播研究中,第三天2只接种病毒猫的粪便中检测到RNA病毒,第5天所有3只接种病毒猫的粪便中均检测到RNA病毒。处于病毒暴露风险的3只猫中,有一只的粪便在第3天检测到病毒RNA。

研究团队对雪貂分别经鼻内接种105pfu的F13-E或CTan-H,并在接种后第4天实施安乐死(p.i.)。收集每只雪貂的鼻甲、软腭、扁桃体、气管、肺、心脏、脾脏、肾脏、胰腺、小肠、大脑和肝脏,用qPCR和病毒滴定法进行病毒RNA测定。

在第2天实施安乐死的两雪貂和第4天实施安乐死的两只雪貂中,研究人员分别仅在其中一只的鼻甲和软腭中检测到病毒RNA;在第8天实施安乐死的两只雪貂中,其中一只雪貂的软腭检测到病毒RNA,另一只雪貂的鼻甲、软腭、扁桃体和气管中检测到病毒RNA;在第14天实施安乐死的两只雪貂中均未检测到病毒RNA。